铝道网】今年52岁的王雪红,被《纽约时报》称为“球科技界较有权势的女人”。生在拥有台湾“经营之神”美誉的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之家,王雪红的身上很有父亲果敢、干脆的行事风范。从15岁开始,王雪红远赴重洋开始独立生活,这个弹得一手好钢琴,从小梦想当音乐家的女子,恐怕也没有料到自己多年后竟会成为科技界的一名悍将,与英特尔、苹果两大科技龙头争夺全球市场。 1997年,王雪红与卓火土、周永明创立宏达国际电子公司,推出HTC品牌。即使当时许多智能型手机都由宏达电子设计并制造,但仍多以欧美运营商品牌冠名。在全球知名通讯大厂背后,HTC默默将过去不存在的智能型手机产品,努力推向市场。对于习惯于模仿的人来说,创新意味着风险,但在王雪红看来,创新更意味着回报。在HTC已成为全球较大的智能手持设备代工工厂,尤其在基于微软移动操作系统领域占据绝大多数份额时,王雪红却决定要向品牌商转型,把HTC在每个环节的创新,完整地传达给消费者。在她的心目中,做企业是一个不断给予的过程,不仅仅是单纯创造财富,更是用创新的产品和服务为员工、客户乃至市场创造价值的良性互动。 当许多人担忧HTC会否在黑莓、苹果、诺基亚的夹击下出局时,王雪红坚定地认为,HTC不会输在企业的创新能力上,她用自己特有的方式为台湾地区的制造业掀开了新的一页。在以成本、制造和工程领域占据传统优势的台湾电子产业中,HTC以核心技术的创新颠覆了台湾产业教父施振荣那条著名的“微笑曲线”。 凭借在业界积累的深厚合作关系,如今的HTC已成为手持设备业界中成长较为快速的企业之一,品牌已占据智能手机市场半壁江山。一面巩固高端手机战场,一面强化中端机布局,HTC品牌已经打造出目前全球市场上较完整的智能手机“全产品线”。 2011年4月,王雪红所领导的宏达电子市值一举跃至319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2000亿元),首度超过市值约317亿美元的诺基亚、智能型手机始祖黑莓机制造厂商RIM甚至日本的索尼。五年30倍市值的成长业绩,令宏达电子在全球竞争较为激烈的科技产业中创造着传奇。 “圣经上讲,忘记背后努力向前。”王雪红是位虔诚的基督徒,她认为HTC的品牌之路就是对这句话的较佳诠释,她相信只有成功地丢掉包袱,才能向前行进。不久前,HTC被Interbrand评为“2011年全球百大品牌”,成为入选的中国品牌。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,HTC已经成为较有竞争力的品牌之一。当年坚定而执著的取舍,已经为王雪红展开了波澜壮阔的美好未来。 科技和宗教,都是因为相信,才变得真实。

HTC总裁王雪红:任何时候我都能够从头再来

作者:毛羽丰4738次浏览

2011年是王雪红发生巨变的一年。4月,王雪红创建的宏达电市值一举达到319亿美元,首度超过了手机巨头诺基亚。更令外界惊异的是,比起诺基亚超过半世纪的经营,HTC的历史只有15年。王雪红因此成为台湾首富,这个苹果的挑战者今年首次把前首富郭台铭赶下榜首。如今,HTC和苹果的一战更加激烈。“这一次,我们当然也决不惧怕。”王雪红说。她的先生陈文琦对《纽约时报》这样形容自己的妻子:“该强势时绝不退让,对想要达成的改变会力争到底!”

王雪红看起来一点没变。还是黑西装、长长的直发。和两年前记者专访时相比,她笑声依旧、充满活力。

不过,此时的她并不轻松。因为旗下企业HTC正和苹果展开一场前所未有的激战。这几天,王雪红自美国飞来中国,连轴工作数日,身体已经相当疲惫。

2011年,乔布斯对HTC发起了全球诉讼。这一幕,和十二年前的一役如出一辙。当时,全球芯片业巨头英特尔对王雪红创办的威盛电子发起了全球诉讼。王雪红毫不示弱:“前前后后,我在全球各个地方参加了100多场听证会。”终,英特尔没能赢得官司——双方和解,签署了互换专利的协议。

如今,和苹果的一战更加激烈。业内皆知,执拗、敏感的乔布斯一旦在全球发起诉讼,就从未尝试过和解。

“这一次,我们当然也决不惧怕。”王雪红说。一向强势的乔布斯,的确遇到了一位劲敌。外表平和、待人谦恭的王雪红,一向喜欢选择做难的事。她的先生陈文琦对《纽约时报》这样形容自己的妻子:“该强势时绝不退让,对想要达成的改变会力争到底!”

父亲王永庆或许也预料不到,这个当初喜欢肖邦和莫扎特的女儿,后会成为全球科技界的强将,不惜先后与英特尔、苹果开战。

2011年,其实是王雪红发生巨变的一年。《纽约时报》中那个“神秘而腼腆”的亿万富翁形象,正在渐渐消退。一向低调的她主动和记者见面、侃侃而谈,这在过去是非常罕见的。“你们的衣服要fashion一些,”在宏达电总部,她和严谨的工程师们开玩笑:“因为HTC就很fashion。”

今年4月,王雪红创建的宏达电市值一举达到319亿美元,首度超过了手机巨头诺基亚、智能手机鼻祖黑莓RIM,甚至还有日本索尼。但更令外界惊异的是,比起诺基亚超过半世纪的经营,HTC只出现了15年。

王雪红因此成为台湾首富,这个苹果的挑战者今年首次把前首富郭台铭赶下榜首。与此同时,她还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等人一起,刚刚在8月当选《福布斯》全球具影响力女性。

如今,王雪红的胸襟和眼界并不局限于IT领域。2011年,她还入股了香港电视广播公司,实现了从IT王国到传媒王国的跨越。

一边是强敌压境,一边是战绩卓越。“那么,你现在是喜多一点,还是忧多一点呢?”见面后,记者这样问她。

“当然是喜乐多一些。”这个虔诚的基督徒爽朗一笑:“我每天都很开心”。

对于个人资产和公司市值,王雪红并无太大感觉。“我母亲教导我不要太注重物质。告诉你一个故事,她三十年前刚来美国时,买的房子一点都不大,但我们非常快乐;三十年后,我还是住在那里。财富对我的影响,真的不大。”

“我戴的太阳眼镜可能就是一个终端设备”

王雪红和比尔?盖茨的故事很多。一开始,比尔?盖茨在台湾到处找人谈Windows的手机操作平台。那时,智能手机刚刚萌芽,通讯软件平台中的绝大部分份额,被诺基亚Symbian平台和黑莓RIM所占据。

“不过,当比尔?盖茨找人来跟我谈时,我们马上一拍即合。”王雪红说:“宏达电是第一家和微软合作的中国工厂。”

此后,王雪红亲自率队拜会比尔·盖茨。“当时一起同去的有周永明、卓火土。整个会议室里,比尔?盖茨坐前面,我坐第二个,接下去就是一个微软的经理,如果他觉得我们的产品不好,就会出言批评。”

她印象深的是,当时,“周永明、卓火土做了一个秀,他们把很多智能手机放在西装口袋里”。说话的时候,就一个一个接连打开,犹如魔术一般。比尔?盖茨看得很高兴,他说:“这就是我要找的公司。”话毕,王雪红他们几个人“忍不住都有点得意”。